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样板工程寿命20年奉化塌楼事件拷问

发布时间:2020-07-13 17:03:06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清明节前夕,发生在浙江省宁波市下属县级市奉化的一起事故,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4月4日上午8时45分,奉化锦屏街道居敬小区一幢5层居民楼瞬间倒塌,事故造成1人死亡6人受伤。

早在2009年9月,同样是奉化市锦屏街道,位于西溪路的5号居民楼3单元轰然倒塌,被媒体称为“楼脆脆”。由于预警及时,所有住户已被转移,未造成人员伤亡。

另一起塌楼事故发生在一年前的2012年12月,位于宁波市江东区徐戎三村一居民楼突然坍塌,造成一死一伤。因当地官方初步分析事故原因为“雨水浸泡”,被网友戏称为“楼湿湿”。

3起事故的发生,前后不过5年时间。两条人命的代价,挑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法治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奉化居敬小区曾作为“样板工程”获得多项殊荣。如今建成仅20年却突然倒塌,谁是“凶手”?

据了解,倒楼事件原因追查和责任追究工作全面展开,目前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和专案组,公安机关已对3名嫌疑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其中刑事拘留2人,取保候审1人。

“打开门,楼梯没了”

59岁的司徒培飞做梦也没想到,住了将近20年的房子就这么塌了。

4月4日上午6时30分,她起了个大早,听到有异常声从窗户门框处传来:“咯吱咯吱”。同时,还有大片的石灰粉从墙上脱落。

她跟老伴嘟囔了句:“坏了,这房子不对,不会要倒吧?”

老伴呲了她一句:“怎么可能,你说倒就倒啊!”

上午8时40分左右,居敬小区29幢的不少住户聚在楼下,小声议论居民楼的异常。早已有人跑去居委会报告情况,也有人给宁波电视台打电话。

司徒培飞心里想着:“如果楼真的要倒,我得把家里的贵重物品拿一些出来。”

她走到二楼的住处,收拾了一部分东西。正当她开门准备往下走的时候,意外在瞬间降临:“打开门,二楼通往一楼的楼梯竟然没了!”

千钧一发之际,她只来得及冲到窗户边呼救,旋即被困在一堆钢筋水泥之下。

五层居民楼轰然倒塌,粉尘逐渐散去,司徒培飞第一个被救援人员发现,于上午9时10分获救,大难不死。

4月5日中午11时左右,奉化市人民医院骨科病房,法治周末记者见到了司徒培飞。她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挂盐水,脸上依稀可见擦痕。

死里逃生的司徒培飞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肋骨断了好几根、右脚粉碎性骨折。

记者了解到,同样受伤的还有5人。其中最后一名被救出的21岁女大学生,目前做了左腿截肢手术,右腿仍需观察。另外,女大学生的外婆在事故中遇难。

悲剧的发生虽然令人猝不及防,但并不是没有任何征兆。

有家属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去年第一次发现大片墙体脱落现象后,他们向居委会及上级部门反映,收效甚微,部分居民自己出钱修补了一下墙面。去年10月“菲特”台风之后,有住户发现墙壁出现钢筋裸露并且生锈弯曲的现象。此后,有关部门开始重视,并请专家对居民楼状况进行鉴定。

塌楼事故发生后,奉化官方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曾邀请浙江建院建设检测有限公司于去年12月26日、今年1月14日两次对居敬小区29幢进行评估,并在今年1月17日出具了一份《奉化市居敬路29幢房屋工程质量检测评估报告》。

报告显示,倒塌的29幢房屋存在以下问题:钢筋锈蚀受力弯曲、多处墙体裂缝且部分裂缝已属贯穿缝、房屋部分墙体的砖受压已出现断裂、楼面预制板缝隙增大、局部粉刷层脱落。同时报告指出,房屋所属墙体砌筑砂浆强度、梁柱混凝土强度达不到设计要求。

鉴定报告认为,该房屋属于C级危房。截至2014年1月14日,房屋的最大倾斜率为3.94%,并未达到7%的转移标准。

记者了解到,根据原建设部2000年发布的《危险房屋鉴定标准》,C级危房是指部分承重结构承载力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局部出现险情,构成局部危房;而D级危房承重结构承载力已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房屋整体出现险情,构成整幢危房。

奉化市锦屏街道党工委书记竺剑虹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根据规定,C级危房只要加固,D级危房才要搬离。因此计划对该楼采取的措施是加固,已经委托公司做了加固方案。”

但是,直至房子倒塌,加固方案也并没有落实。居民们表示,当地政府从未统一召开针对全楼居民的会议,也从未正式传达加固初步方案的有关事宜。

在居敬小区倒塌住宅楼现场,一名陈姓居民告诉记者,早在塌楼的前一天,还有工作人员前来鉴定,对方表示房子“再住几年都没问题”。不想,悲剧在第二天就发生了。

陈先生告诉记者,居敬小区是学区房,房价一万多元一平方米:“如今5000元一平方也不会有人买这里的房子了。”

曾多次进行危房排查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获悉,自2009年发生过一起居民楼倒塌事故之后,奉化市至少进行过三次危房排查。

4月5日,在奉化当地人士的指认下,记者来到了距离居敬小区不远的锦屏街道西溪路。

2009年9月5日凌晨2时30分,西溪路5号居民楼3单元轰然倒塌,因及时转移所有住户,事故未造成人员伤亡。

如今,这一片旧址周围已竖起高高的水泥墙,里面长满野草、一片荒凉。

记者查询资料获悉,该幢房子1987年建造,建成后一直深陷质量问题困扰。1997年,开发商还对墙面进行过一次大修。

事故发生后,宁波市房屋建筑设计专家对现场进行勘察后,初步认定工程质量不过关和地基长期浸泡是造成房屋倒塌的主要原因。

据悉,施工方选用的建筑材料不过关、用料不足,建筑过程中也存在不规范现象。

之后,奉化市对各镇、街道对建造时间长、年久失修、常被洪水浸泡的房屋进行了一次排摸检查,一旦发现危房,要求居民立即转移。

时隔三年,宁波市再次发生一起居民楼倒塌事故。

2012年12月16日中午12时10分,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徐戎三村2号居民楼突然倒塌。事故造成两人被困,其中一名被困人员脱险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本报曾于2012年12月19日以《宁波的“楼湿湿”今年23》为题报道过。)

经过近一年的调查,官方公布了调查结果,认为这是一起责任事故,处理了宁波市住建委、宁波市建筑工程安全质量监督总站、江东区房地产管理处、江东区城管局等五部门相关责任人。

根据事故调查组的调查,倒塌楼层倒塌原因有二:一是楼层承重墙体被拆改,二是工程质量存在多项问题。

其中,倒塌楼房“部分结构材料强度不足,防潮层施工不规范”。比如,建筑墙体砖块抗压强度离散性较大、部分圈梁混凝土芯样抗压强度没有达到设计要求,同时,墙体砌筑砂浆抗压强度普遍较低,没有达到设计要求。

徐戎塌楼事故发生后,宁波在全大市范围内展开了危房排查工作。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月底,共排查全市176061幢房屋,其中城镇房屋22927幢,有36幢城镇房屋存在安全隐患。

2013年1月,奉化市宣传部曾对外通报,奉化市对全市房屋进行全面排查时,发现锦屏街道庄山5弄11幢居民楼为危房。该房建造于1993年,为五层砖混结构,被鉴定为D级危房。记者了解到,该房屋与此次坍塌的29幢居民楼只相隔一条马路。

但是,此次危房排查并没有将29幢居民楼记录在案。

2013年10月,“菲特”台风过境后,居敬小区29幢居民多次反映住房质量问题,此后,奉化市再次展开一次危房排查工作,之后29幢被鉴定为C级,但居民并没有被要求立即搬离。

4月4日的塌楼事故发生后,奉化市再次组织人员在全市范围内进行危房排查工作,确保“不留死角、不留隐患”。

有时评人士认为,江东发生塌楼事故之后,有官员表态“举一反三,避免类似事故再次发生”。该人士质疑:“视人命如草芥,失职渎职,何时才能真正举一反三?”

也有网友质疑“有关部门玩忽职守、排查不力”,致使危房惨祸再度发生。

事后,法治周末记者尝试联系奉化市住建局、质监站等相关负责人,均遭到了拒绝。

“最后的把关者”

据奉化市政府通报,坍塌的居敬小区29幢居民楼1994年7月竣工,由奉化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象山第一建筑公司施工、奉化市建筑设计院设计,属砖混结构。

媒体报道称,如今奉化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企业经营状态为吊销未注销,象山第一建筑公司于上世纪90年代拆分为四家建筑公司,责任方难觅。

浙江省建筑行业一人士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认为,奉化塌楼事故中,其中一个重要的直接责任主体应该是奉化市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我认为是当地政府失职了,怎么能让不合格产品流向市场呢?!”

该业内人士介绍,我国从2001年开始实行竣工验收备案制,即在工程竣工验收环节,由房产开发公司组织勘察单位、设计单位、监理单位、施工单位等各方主体进行竣工验收。

验收时,在综合各单位的认定意见后认定工程是否验收合格,并在法定期限内将竣工验收文件上报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在备案制下,质监站扮演的是一个监督竣工验收组织形式、验收程序、执行验收标准等情况是否合乎规范的角色,从原先的质量责任主体中解脱出来,由工程质量核定主体转变为现在的质量监督管理主体。

他表示,奉化居敬小区倒塌居民楼建造于1994年,彼时实行的是核定制,由当地质监站承担核定工程质量合格或优良等级职能,也就是工程质量核定主体,是工程交付使用前“最后的把关者”。

“天气恶劣侵蚀墙体导致强度下降”等理由不能成为有关人员玩忽职守的借口,因为住宅设计使用年限应达到50年,如今20年时间居民楼倒塌了,不能达到50年的设计使用年限要求,同样说明当年的建筑是不合格产品。因此验收核定单位存在失职行为。

该人士提到,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1997年曾同样发生过一起住宅楼倒塌事故。事故原因正是工程质量低劣,特别是基础砖墙质量低劣,施工中大量使用不合格建筑材料。在这起事故发生后,负责验收核定的当地质监站多名人员,因玩忽职守被判刑或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法治周末记者查询获悉,1997年7月12日上午,衢州市常山县确实发生住宅楼倒塌事故,共死亡36人、伤3人。

业内人士指出,上世纪90年代建筑行业偷工减料现象比较突出,经常会有施工方少用钢筋或采用规格偏小的钢筋现象。另外,混凝土的使用也并不规范,很多都是人工现场配比,有可能出现节约成本、少用水泥的现象,而不像现在是混凝土公司统一供货,有着严格的技术标准。

记者在宁波市住建委官网查询获悉,此次坍塌楼房多项工程曾获得“甬江杯”荣誉及奉化市优质样板工程称号。其中,“甬江杯”是宁波市建设工程质量最高奖,评选由宁波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组织实施,评选对象为宁波市已通过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竣工验收备案或各行业行政主管部门竣工验收的工程。

该业内人士认为,既然是宁波市建设工程质量最高奖,那么当年奉化质监站在验收时给的评定应该是“优良等级”。“一般来说,只有优良等级的才有资格参评当地的样板工程。样板工程20年倒塌,不得不说是个笑话。”这位人士嘲讽道。

目前,奉化官方尚未发布有关塌楼事故原因的调查报告。(作者 祝优优)

淮安制作职业装

永济西装订制

晋城西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