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政坛将现府院对峙

发布时间:2020-07-13 15:06:19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11月2日,美国拉开国会中期选举的大幕。本次中期选举改选美国国会众议院全部435个议席,参议院100个议席中的37个以及37个州的州长。美国两个海外属地的行政长官也在这次选举中改选。

选情:共和党重夺众议院主导权

至11月3日凌晨,共和党已从民主党手中夺得58个众院席位,而民主党只从共和党人手中赢过两个众院席位。共和党的席位净增56席。这一数字让共和党扳回在2006年和2008年国会选举中丢掉的众院席位,并超过1994年中期选举大胜时从民主党夺得的52个众院席位。

在对参议院的争夺中,共和党不如在众院那么顺利,没能赢得关键的内华达、西弗吉尼亚和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席位。尽管共和党在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印第安纳、伊利诺伊、阿肯色和北达科他州夺取了原属民主党的参议院席位,但新增席位已无法达到10个。共和党需要在参院增加10席才能成为多数党。至3日凌晨,共和党已从民主党手中夺得58个众院席位,而民主党只从共和党人手中赢过两个众院席位。眼下,科罗拉多州和华盛顿州的两党参议员候选人得票数相近,选举尚未决出胜负。

州长选举方面,在37个州长选举中,民主党丢掉了9个,其中8个被共和党夺走,另有一个被独立派候选人夺走。眼下尚有9个州长选举没有决出胜负。

根据白宫的消息,在选情明了之后,奥巴马与民主党和共和党领袖通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对博纳和共和党参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说,自己希望能与共和党方面开展合作,推动美国前进。

影响:国内改革受阻,外交政策可能变化

美国企业研究所美国政治专家约翰•福捷告诉新华社记者,共和党赢得众议院意味着奥巴马将无法像前两年那样将精力集中在医疗保险改革等大规模、长期性改革议程中,将转而关注规模较小,但民众更为关心的事项上。奥巴马今后执政之路会否顺畅,最关键还要看美国经济形势能否好转。而考虑到目前美国低迷的经济状况和严峻的就业市场难以在未来两年内出现实质性好转,奥巴马今后施政之路不会平坦,竞选连任也存在很多变数。

有评论认为,这次中期选举是选民对当下经济形势的一种不满情绪的发泄,也有人认为这是(选民)对奥巴马总统的一次“警告”。共和党在奥巴马执政之后为他设置了重重阻力。那么他在中期选举之后是否会因为难以推动国内事务的发展,而将更多注意力转向美国的外交领域,获得更多外交成果来为自己加分,也是一种可能性。

不过,也有政治观察家认为,民主党失利虽然将制约奥巴马未来执政,但对其竞选连任却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如果民主党独掌白宫和国会两院,奥巴马需要为就业、赤字等所有经济问题埋单,而在“两院分治”格局中,共和党至少要承担部分责任。

深度:一场“进步时代”的短命复兴?

2008年,民主党一举攻下白宫和国会,实现院府一统。当时,美国的自由派,尤其是倾向自由派的一批知识分子高呼,这是新保守主义的丧礼,一场新的“进步时代”运动正式拉开帷幕。不过两年,民主党便把众议院控制权交还共和党。虽然民主党勉强地守住了参议院,但院府对峙格局已经形成,奥巴马有可能成为跛脚鸭总统。

“进步时代”指的是1890年代到1920年代间在美国掀起的一场以“洁净政府”为主要目标的社会活动与改革浪潮。“进步时代”推崇的是切断官商勾结,政府通过承担更多公共责任,抗衡大财团的掠夺,保障大众利益。如果两年前奥巴马上台准备推动自由派改革,可称为“进步时代”复兴的话,那么,比起上次持续了三十年的那场,这轮为期不过两年的复兴也实在短命得可怜。

很多人会把民主党之败归咎于经济。克林顿时代那句“笨蛋,这是经济”,似乎为很多民主党人耸耸双肩作无奈状提供了绝佳的理由。确实,2009年1月上台的奥巴马,从小布什手里接过了一个烂摊子。两年过去了,房地产市场依然泡沫四溢、投资者和消费者仍然胆战心惊、失业率甚至还在两位数,而最要命的是,财赤之巨瞩目惊心。

但是,当共和党骂他太左,传统左翼又认为他缺乏勇气再进一步时,说明过去两年的各种立法大多数属妥协方案,这条中间路线理应得到中间派的支持。

吊诡的是,这场选举反映的正是中间派的不满。奥巴马的个人民望,从两年前的六成跌至现在的不足四成,“茶党”之兴起,也是由于中间派的加入。很多人不解,为何奥巴马做了符合中间派利益的事,却仍然让中间派觉得他不倾听他们的诉求?真正的原因应该是,两年前那场选举并不真正代表“进步时代”的复兴,美国人还没有完全从“大市场、小政府”的迷思中反省过来。

康奈尔大学学者桑德斯(Elizabeth Sanders)在最近一期的《公共行政评论》发表了《美国进步时代对中国的启示》一文。按照她的看法,一百年前美国进入进步时代时,社会上已经对一系列社会问题及其应对措施有了广泛的共识,当时的时代精神,就是“倾向于集体主义和扩张型的治理模式”。回过头来再看今天的美国。两年前民主党秋风扫落叶般席卷白宫和国会,反映的当然是美国选民求变之心理,但这种求变的基石却主要是不喜欢小布什陷入了伊拉克战争泥沼。藉反战之旗,先败希拉里后挫麦凯恩的奥巴马,入主白宫后猛推医疗改革,却险象横生,最后只拿下一个阉割过的医改法案。这说明了,在“大政府”的问题上中间派仍未转过弯来。没有他们的支持,社会共识无从谈起,复兴进步时代的说法,恐怕更多是学界中人的一厢情愿。

套用桑德斯的观点,美国能有“进步时代”靠的是具自下而上意味的社会驱动。如此,认为美国在2008年进入“进步时代的复兴”只是一种幻觉。在民主体制中,左翼自由派中最实际的做法是在妥协中进步,以社会共识来巩固成果。过去两年最大的不幸是,众议院的民主党人,更喜欢把本来在左右翼冲突中起缓冲作用的总统当成了他们的傀儡,令中间派萌生巨大的不满。诚然,虽然这场幻象般的“进步时代的复兴”只维持了短命的两年,但民主最宝贵的精神或许正在于此,决定权始终在选民手中。

德州定制职业装

安康工作服设计

宜州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