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热门新书《露水之爱》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2-06-15 22:28:01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热门新书《露水之爱》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文芳

关注微信公众号:好梦书屋,回复:014即可阅读全文

关注微信公众号:好梦书屋,回复:014即可阅读全文

第1章可以再卖一次

我很贱。

这辈子,有很多人明里暗里叫我贱人,我知道。

那时,我在一家夜.总.会打工,坐.台,荤的。

什么是荤的你们都知道吧?就是要陪客人出去过夜那种。

我的学费,我昂贵的化妆品,昂贵的衣服,都是用那里赚的钱买。

没有人逼我,我就是想过有钱人的生活。

这个世界上,笑贫不笑娼,不是吗?

我还记得我第一个客人,确切的说,是第一个点我出台的客人。毕竟,在出台之前,我还坐过很长时间素台,就是只陪聊,不陪睡。

50来岁的糟老头,秃头,脑袋上一圈都没头发了,就中间有几根毛。

他没认出浓妆的我,我却认出他了

我们学校有名的化学教授。

那天晚上,他们是一群人来的,请客方是当地制药厂,主客正是化学教授。

我走进光线暗淡的房间,第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正中的教授。

他有些局促,可笑得很。

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公主,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妈妈桑将我第一个推出去。

制药公司的胖老板一把拽过我,在我胸上重重捏了两下,两张红色钞票也塞了进来:好好陪我们的客人,陪好了重重有赏!

好咧,谢谢老板。我的话还没说完,人已推到教授旁边坐下。

我把手放到他的腿上,然后端酒杯给他敬酒。

他很少来这种地方,我敬他酒他就喝,也不占我便宜。我当时想,今天晚上赚不到钱了,也就200收早工了。

我把胸口的钱取下,卷成细卷,再塞进胸口。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大白馒头般的胸。

喜欢吗?我顺势靠他更近,把胸推到他的面前。

忘记说了,我和其他公主们都穿着低胸吊带,下面则是热裤或短裙不等。

他点头,吞了口口水。

喜欢的话,待会儿带我走好吗?

他再点头,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

唱歌结束后,胖老板给我甩了两坨钱,外加一张酒店房间门卡。我去妈妈桑那里把分成的钱交了后就和客人一起走了。

在车上,教授的手开始不规矩,在我大腿上上下下下的摸。

开车的师傅问我们要不要去吃点宵夜,教授立即就说不要。

进了酒店房间后,教授一把把我推到墙上,一边摸一边啃。

后来干脆拉下我的衣服,抱着又啃又吸。

稀疏的牙齿把我咬得痛,我抬着头,望着天花板。

我的第一次的,居然和这么个糟老头,我觉得有点可笑,可当我看见我胀鼓鼓的包,想着里面装着1万多块钱,我顿时觉得不可笑了。

我推着他去洗澡,等他洗完,我也进去了。

等我裹着浴巾出来,便看见他坐在床边,没围浴巾,双眼瞪着浴室的方向,左手换右手的动,我笑了下,将浴巾解开丢到地上,他的眼睛一亮,张开嘴巴使劲喘气,很快就交代在自己手上。

我走过去,他猴急的把我压到床上,又开始又啃又摸。那天晚上,他应该是不行了,就是抱着我摸了一个晚上。

我挺高兴,因为我可以再卖一次。

第2章我有职业操守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教授还在睡。

我嫌身上口水味太重,便去浴室洗澡,身上除了几个牙印,倒也没太多其他痕迹。

运气真很好,之前听很多姐妹说,因为第一次贵,很多客人都把我们不当人的折腾。

洗完澡后,我裹了浴巾出去。

拉开门便看见教授正光着身子翻他衣服上的包,见我出去,他有点尴尬。

我……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做我们这一行,不被信任也很正常。

我拉开浴巾,当着他开始穿衣服。

内裤,胸.罩,热裤,T恤。

你放心,我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不该拿的东西,我不会拿,你包里的东西,一分钱都不会少。我说。

他脸上尴尬更多,我心里暗爽,有点可怜他,又有点瞧不起他。

这么一把年纪了,身上的肉都松弛成那样了,而且还不行,居然还出来玩。

第一次出来玩吧?对了,你手机昨夜一直在响。我扬了扬下巴,指着床头柜,嘲笑道,下次记得做好后勤工作啊!

他一把抓起手机,按下中间键,看了来电后果然一脸紧张。

你昨天晚上没接我电话吧?

当然没有。

我穿上鞋,打开包包看见静静躺在里面的红票票,心里无比满足。

你今年多大,我看你还是学生的样子,别做这一行了。他居然没急着回电话,反而想劝我改邪归正。

我就是学生。我忽然冒了一句,看着他道,不卖的话,怎么交学费?再说,我若不卖的话,昨儿谁让老板爽呢?现在的老板啊,就喜欢大学生。

我拉开门,朝他挥了挥手:老板拜拜。

一万多块钱,这在当时而言,是我赚的最多的一笔钱。

钱来得容易,也不会想到省钱或存钱,我直接去商场挥霍了一番。

先换了个手机,又买了平时舍不得买的高档护肤品,还买了几套衣服,居然就把钱花完了。

晚上,当我再出现在妈妈桑的小房间时,其他姐妹都有些吃惊。

她们第一次都被折腾得太厉害,有的缓了好几天才缓过来,不明白我怎么第二天又去了。

小柔,你不至于这么缺钱吧?

听说昨天点你出去那个是个老头子,他是不是不行啊?

瞎说,你没遇到过老头子吧?老头子最变态了!我上次遇到一个,差点没把我弄死!

姐妹们都在问。

我不打算告诉任何人我还是处,便说我把钱用完了,想赚钱。

这个妈妈桑我们叫她梅姐,30多岁的女人,听说以前也是做这行的,有些韵味。

小柔也不是我本名,这一行,没人用本名。

梅姐正在抽烟,她吐出一口白雾,隔着烟雾对我说:小柔先休息两天,这几天就坐素的。

她顿了一下:钱是个好东西,你们现在都还年轻,得学着存钱,咱们这一行都是吃青春饭。否则过几年,看你们怎么办?

我忙着点头,盘算着真正的第一次要找个看得顺眼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好梦书屋,回复:014即可阅读全文

贵阳治疗羊角疯的专科医院
广州白驳风医院
广州白驳风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