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沪港通读秒只待资本利得税定案

发布时间:2020-10-16 23:23:00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沪港通“读秒” 只待资本利得税“定案”

外资机构投资A股相关税收政策的不确定性,成为已进入最后读秒阶段的沪港通最大的悬念。  有香港媒体报道,在推出前半年内,沪港通或免征资本利得税及红利税。对此,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对《中国经营报>博客 ,微博 )》记者表示,证监会主席肖钢 、副主席庄心一 、姚刚分别带队对沪港通准备情况进行专项检查。从检查结果看,有关各方的业务方案比较成熟,相关规则体系、业务流程基本定型,技术系统准备就绪,国庆节之后还要进行实盘联网测试等准备工作。

不过,这并不影响沪港通按既定时间表推进。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重申,沪港通将在10月其中一个星期一推出。更有知情人士透露,沪港通将于10月10日公布细则,10月27日正式实施。对于沪港通的税务问题,李小加称,目前正就交易产生的税务问题,与国内监管部门商讨,包括“是否征收、如何征收、征收多少”。  免征或成过渡方案  截至目前,海外机构投资者最关注的仍是A股交易的税收问题。比如,通过沪港通投资相关A股,遇上市公司分红及送股,红利税如何征收;卖出A股时,是否免征收资本利得税等税收细节。  此前有海外机构担心,如果沪港通按计划推出,在短短几个月内要完成相关税收规则的设计,包括出台征求意见稿、上报国务院批准到最终公布实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此前曾表示,关于税率问题有两个方向可以努力:一是与税务总局在税收政策确定后不再追诉过往交易。具体说,未来在税收政策尚不明确的前提下,先期进行沪港通的交易,税收政策确定后保证对过往交易不再追诉;二是争取税费收缴系统的建设时间,即在税收规则确定后为两大交易所留下二三个月税费征缴系统建设时间。  野村证券中国股票研究主管刘鸣镝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推测的方案更像是短期过渡性安排,而非结构性解决方案。这类税收的正规征收,主要取决于中国国内计划,而不是由沪港通项目决定。  “我们的期望是此类税收在一定时间内会正规化。”刘鸣镝建议,“从结构上讲,应该考虑累进制税收。”  由于沪港通尚处于试验阶段,因此,安本亚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大中华股票团队基金经理田野告诉记者:“也有可能会在推出半年后,政府再根据相关数据正式出台一揽子政策。”  田野强调,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征不征收资本利得税。  据悉,已有机构投资者预备将盈利的10%作为拨备,以备交税之需。香港证券业界猜测,沪港通一旦征税,税率也会遵循国际惯例执行,即非居民企业所得税率预提10%的资本所得税。  免征难题重重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财税专家告诉本报记者,沪港通税收问题的难点在于:“如果沪港通免征,QFII也会免征;如果沪港通征收,那么QFII也会征收相关税收。”  目前,QFII是按照10%预提资本利得税,但这一大笔巨额资金只是在账面预提,一直没有正式兑付。因此,从某种角度说,此次沪港通新政也将为一直以来QFII没有定论的税收问题廓清边界。  一直以来,外资机构就对国内税收颇有微辞。  从1994年国税局宣布对股票转让暂免个人所得税至今已长达20年,QFII和RQFII机构只能参考2009年对非居民企业所规定的10%企业所得税预提资本利得税。  天鹰资本执行合伙人迟景朝推测,沪港通的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国家有可能会特例特办。“还有一种可能性是,沪港通的征收比例低于QFII和RQFII。”  9月初,证监会在谈及沪港通相关的税收问题时也表示,由于沪港通税收问题涉及现行法律法规,政策性强、影响面广,既要坚持税收政策的公平性、严肃性,又要兼顾沪港通业务的创新性、开放性,相关税收政策需要综合考虑多种因素后慎重决策。证监会正在积极协调配合有关部门推进这项工作,争取相关问题的尽快解决。  截至目前,监管层的口径并未改变。  海外机构被指不公平对待的另一原因在于,今年以来,中资机构的香港分公司先后从香港税务局拿到了“香港税务居民证明书”,可以按照《内地和香港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安排》豁免征收资本利得税。  1月27日,华夏香港成为第一个借助内地与香港税收优惠豁免资本利得税的境外公司。华夏宣布旗下在香港上市的沪深300指数ETF不再就基金进行资本利得税的预提;随后,南方东英、易方达香港也相继跟进做出调整。这一变化反映在资金净值上的收益可谓立竿见影。回拨10%利得税预提的当日,华夏沪深300 ETF的净值马上提高了1.75%, 4只规模较大的ETF累计回拨了3.62亿元。  “这是中资机构的特殊福利。预提资本利得税会直接影响基金净值 ,应用到沪港通,外资仍然要额外拨备10%的资本收益。”某QFII称。  为了鼓励价值投资,从去年年初开始,A股对个人从公开发行和转让市场取得的上市公司股票,股息红利所得按持股时间长短实行差别化个人所得税政策。持股一年或以上,股息税税率可以由目前10%减至5%,但持股少于一个月,税率则提高至20%。  但是,这一政策只限A股,并不针对港股机构投资者。  税收不会成为机构增持障碍  沪港通的种种利好已经成为A股指数上涨的加速器。那么,在机构眼中,税收政策的不明确是否会成为外资机构增持A股的最大障碍?  对此,多家QFII予以否认。  “这本身不是一大障碍。”刘鸣镝认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应该像其他经济成熟的国家那样适当征收税费。以美国资本利得税为例,其净资本利得不高于15%。如果你的一般所得税缴纳级别在10%或15%,那么部分或全部净资本利得税税率为0%。”  红利税也是一样。“对于10%或15%联邦所得税的缴纳人群,征收红利税为0%。” 刘鸣镝表示,美国的政策充分体现了对富人多征税,且税收与收入挂钩。比如,对于高于15%联邦所得税的缴纳人群,要征收15%的红利税;对于39.6%即联邦所得税最高的缴纳人群,则红利税征收比例上升到20%。  除了美国外,中国香港、新加坡、英国等资本市场,对海外投资机构或个人投资者都采取免征资本利得税的政策。  税收的问题确实亟待解决,因为继港股通之后,深港通也即在候场。“如不尽快明晰税收解决方案,只会把问题越搞越复杂,也会降低沪港通、深港通对境外机构的吸引力。”某QFII表示。  再则,由于沪港通目前有额度交易限制,因此对于外资机构而言,在交易上更倾向于QFII通道。“因为QFII机制弹性大,买卖进出没有(资金量的)限制。”  为了控制人民币流入、流出量保持基本平衡,防止资金大进大出,在试点初期,沪股通、港股通的额度分别设为3000亿和2500亿元人民币。同时,每日控制额度分别为130亿和105亿元。  业界预期,上述额度限制或将随着交易情况进行动态调整。  税收问题的不确定性,甚至还影响到A股能否如期入选MSCI新兴市场指数。  今年3月,MSCI指数公司向国际基金经理征求将A股纳入旗下新兴市场的可能性。然而至6月时,这一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有机构暗指,资本利得税政策框架的模糊性也是A股落选的重要原因之一。  MSCI表示,A股市场已经在逐步开放中。但是,目前的(QFII和RQFII)配额制度还有太多限制,因此难以将A股立即纳入主流的指数系统。MSCI的董事总经理和全球指数研究部主管Remy Briand表示,如沪港通方案实施,将密切观察有关方面的发展。

alevel线上培训

补习alevel

机构alevel补习

alevel培训课程

相关阅读